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黛璟的博客

岁 月 点 滴

 
 
 
 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
女人与花的事---作者:池莉

2017-11-11 7:32:36 阅读13 评论0 112017/11 Nov11

情人节这天,我有一个约会,是记者采访。女记者迟到了。夜色中,她小跑过来,跌跌撞撞,包里露出半个巧克力盒子,手里握了一束不怎么精神的红玫瑰。对不起对不起!女记者连声道歉,从包里掏出录音机,赶紧进入工作状态,随手将玫瑰扔在一边。采访很快结束。女记者临走时忘记了玫瑰。我提醒她:你的花。女记者斜着肩匆匆离去,大声应答:不要了不要了。

  不知哪位多情人的红玫瑰,落在了我的手里,我却不忍就这样把鲜花扔掉。我整理了玫瑰的枝叶,找饭店要了一只玻璃花瓶,将它们用水养好,就摆在饭店经理阔大的工作台上了。第二天,玫瑰精神十足,在饭店迎来送往,是一副比在情人节还要适得其所的姿态。我出入饭店大门,都要看它一眼,大堂经理也与我会意,眼里笑意盈盈……女记者生得还算标致,可是对待玫瑰的草率和马虎,透出焦躁与干巴之气,成了她形象的败笔。我朋友的女儿,博士学位,她找我讨一盆茉莉,讨要时夸张地喜欢了一番,后来茉莉便枯萎在窗台上了。这女孩子身上也是有一股焦躁与干巴之气,便是什么好衣服与好学历也遮盖不住的。我想起我大学的老师陈美兰。当年我做穷学生,陈老师联系我,请我到她家吃饭。生平第一次喝到的霸王花汤就是陈美兰老师煲的,香得没有文字可以描述。在我印象中,陈老师家是一幅静物画,画面上是许多的书、霸王花汤和几盆葱郁的花草。因此我的陈老师,当年便富有沉静美好之女态。后来因学问与人品愈好,被尊称为先生,鬓角有了白发,端的还是一位美人先生。我常默默想念她。

 对于女人,小到一盆掌上植物,也可算得花事。女人于花事是不可以忽略潦草的。是否养花弄草,那还是太具体的情节,自便便罢。只是说与花草的知觉,敏感,

作者  | 2017-11-11 7:32:36 | 阅读(13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阅读---作者:李娟

2017-11-6 7:37:48 阅读24 评论2 62017/11 Nov6

  我上小学一年级时,有一天捡到一张旧报纸。闲来无事,就把自己认得的字挨个念了出来,竟然发现它们连缀出一句自己能够明白的话语,大为震动。那种震动直到现在我还能清晰记得,好像写出文字的那个人无限凑近我,只对我一个人耳语。这种交流是之前在家长、老师及同学那里从不曾体会过的。那可能是我最初的一场阅读,犹如小鸡在坚硬蛋壳上啄开的第一个小小孔隙。

  阅读为我打开了通向更大也更黑的世界的一扇门。从此只要是印有汉字的东西,我都如饥似渴地阅读。我的阅读物最大的来源是捡垃圾的外婆拾回家的旧报纸。邻居家则是我最渴望的去处,他家有一个书架,密密麻麻的书籍对我来说无异于阿里巴巴发现的宝藏。可惜他家总是不被允许进入。每年新学期开学是我最快乐的时候,往往不到两个星期,我就读完了整学期的课文内容。

  上小学三年级时,我转学到了新疆,和妈妈一起生活。那时妈妈单身,正在考虑结婚。当时她有两个追求者,她向我征求意见。我怂恿她选择其中一个,却没说出真实原因:那人家里也有一个摆满书的书架,令我神往。很快我如愿以偿,却害苦了我妈。那人嗜酒,往后有八年的时间我妈陷入混乱的人生。后来我发现那些书其实全是装饰品,没啥靠谱的内容。

  小学四年级那年我妈开始做收购废纸的生意。所谓废纸,大都是书籍和报纸。怕淋雨,专门腾了一间房子堆积。于是那个暑假我幸福极了,天天从那间房子的窗户爬进去(门锁着,我妈不让我随便出入),躺在快要顶到天花板的书山上看书。那才是真正的书山啊!我扒出一个舒适的书窝,蜷进去,左手取本书一翻,不行,往右边一扔;再一本,还行,翻一翻,扔了;下一本,不错,美美地看到天黑……只可惜,我妈的收购生意很快就倒闭了。

作者  | 2017-11-6 7:37:48 | 阅读(24) |评论(2) | 阅读全文>>

瞬间之花---作者:高银

2017-10-29 8:03:51 阅读28 评论0 292017/10 Oct29

  春雨绵绵的日子

  我几次低头看有没有人來

  芦岭下孩子聚集之处有美妙的溪水声

  也许在不远处

  就是大海

  小草在雨中舞蹈

  石头在雨中酣睡

  第一滴雨嘟地落下

  厚朴的叶子

  醒了

  然后

  这片叶子也醒了

  那片叶子也醒了

作者  | 2017-10-29 8:03:51 | 阅读(28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英国:汽车“吃”青草---作者:冬天

2017-10-24 7:06:48 阅读26 评论0 242017/10 Oct24

  温特森是英国皇家艺术学院的硕士生,他来自伦敦郊区的乡下。他的父亲经营着一个小型牧场,饲养着上千头奶牛。每次放假回家,温特森都要去牧场看望父亲。虽然牧场是他家的全部经济来源,但是他很讨厌去那里。因为那里的气味真是太难闻了,上千头奶牛放屁的气味令人难以忍受。

  温特森想,牛屁的气味为什么这么臭,牛屁到底是一种什么气体呢?它是怎样形成的?在好奇心的驱使下,温特森上网查阅了资料。不查不知道,这一查让他吃惊不小。原来,牛屁中含有一百多种混合气体,但最主要的是甲烷。奶牛吃了大量青草和苜蓿等植物,经过胃的消化和反刍过程,会产生大量的甲烷等气体,然后通过牛屁排放出来。

  温特森知道,天然气的主要成分就是甲烷,现在很多汽车都在使用天然气做动力。那么,能不能利用合成生物学将牛的消化过程转变成燃料系统,设计出一款有“胃”的汽车,只需给车“喂”草就可以让汽车在公路上风驰电掣呢?温特森越想越兴奋,他决定要把自己的想法变成现实。回到学校后,温特森就开始行动起来。他利用课余时间上网查阅了大量有关生物学和汽车设计的资料,还请教了很多生物学专家和汽车设计师。经过一年多的实验,最后他将牛的消化过程与三维生物打印结合起来,设计出了一款有“胃”的汽车。汽车的后半部是透明的,容纳着四个模仿牛胃的“合成胃”,每个合成胃都促进一个不同的过程,包括过滤、甲烷生产和消化,给汽车提供动力燃料。为了在驾驶时便于监控,温特森还特意把“胃袋”设计成能里外翻转的。

  有“胃”的汽车,不用加汽油,也不用充电或天然气,司机只需给汽车“喂饱”草料,青草被汽车的“胃”消化后能产生300升的甲烷

作者  | 2017-10-24 7:06:48 | 阅读(26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智慧来自双手----作者:叶倾城

2017-10-15 7:32:21 阅读26 评论0 152017/10 Oct15

  坐火车返回斯德哥尔摩的路上,铁轨两侧是大片的黑森林,各式各样的小木屋或隐或现:有些是用粗大的圆木修建,有些却是以细巧的枝条装饰,有些简洁豪放,有些却俏丽婉约。我对小木屋赞不绝口,华人导游却口气平淡:“在瑞典,每个男人都能亲手建造一座小木屋。只有掌握这项技能的男生,才能中學毕业。”我疑惑地问:“这些真的都是自己盖的吗?”导游肯定地告诉我:“是的。”

  每个国家对合格人才的标准不一样。中国人讲的是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,儒生的标准形象——远庖厨,手不释卷,足不出户,运筹帷幄而决胜千里。欧洲人没这么远大的理想,只是朴实地认为人首先要照顾好自己,再照顾好家庭,若还有余力,就为社区出出力。我们求大,学的尽是治国之策;他们求小,强调一个人做实事的能力。

  所以,在瑞典中小学里,是有家政课的。男生女生都要学会做饭,不管你是否身怀绝技,首先不能让自己饿死。然后,每年夏天,大部分瑞典家庭都会带上孩子去森林,教孩子们钓鱼、支帐篷、捡柴、生火这些最基本的生活技能。

 最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瑞典小学从一年级起,木工课就是每个学生的必修课。学校有专门的木工房和木工老师,各色工具,一应俱全,各种板材码放整齐。学生们在老师的指导下,用小木锯、小木刨、电动工具,甚至木工机床,做出一个个笔筒、玩具和木偶。我脱口而出:“爱因斯坦的小板凳。”这个家喻户晓的故事,应该也是在类似的教育背景下出现的。

  “会妨碍学习吗?”作为中国家长,我不能不问。导游答:“如果会妨碍,那很可能说明你不是学术型人才,就更不必强求了。”听完他的话,我不免问他:“那你呢?

作者  | 2017-10-15 7:32:21 | 阅读(26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再见了,记得温柔相待---作者:胡识

2017-10-10 7:53:02 阅读33 评论3 102017/10 Oct10

  我记得小时候的某个晚上,妈妈在房里收拾衣物,爸爸蹲在犄角旮旯,我和弟弟跪在水泥地上打弹珠。突然,爷爷从另一个屋里跑出来,张开双臂,重重地说:“娃,从明天起,你们两兄弟由爷爷养。”

  我抬起头,用狐疑的眼神看着爷爷:“你养?”

  “那爸妈去哪?”弟弟问。

  “爸妈明天去打工!”爸爸从地上捡起一枚石子,往院子里的泡桐树身上扔了过去。

  那一年,爸爸做谷子买卖赔了大本,为了还债,爸爸要带妈妈去深圳打工。本来因为要过年了,妈妈死活不同意爸爸的决定。结果,爸爸和妈妈干了半个月的架。最后妈妈还是不得不同意跟爸爸走。

  大人们都说,爷爷有一双顺风耳。爸妈打算外出打工,不在家过年的事瞒不过爷爷。爷爷很生气,他说:“没钱也得在家过年!”可最后,爷爷还是没能帮我们留住爸妈。我嘲笑他,说:“爷爷,你老了,真没用!”

  爷爷蓦地汗毛倒竖:“唉,怕是真老了吧!”

  第二天,我看到爸妈背起蛇皮口袋,上了“野鸡车”。爸爸弓着背,妈妈的脸贴在玻璃上,他俩同我们挥挥手。我很好奇,睁大眼睛问爷爷:“爷爷,爸妈在干吗?”爷爷从口袋里摸出一根土烟,跟泡桐树在冬天沉默得树上没有半张叶子一样,直到“野鸡车”渐行渐远,爸妈的手摇晃得厉害时,他才吞吞吐吐地说:“你爸妈在跟咱们告别。”

  “那告别是什么意思呢?”弟弟转过头问。

  “告别就是和咱们再见。”说完,爷爷的泪花一股脑地从眼缝里渗了出来。我感到有些难过。

  那是我第一次体会“再见”的含义,原来,“再见”是当亲

作者  | 2017-10-10 7:53:02 | 阅读(33) |评论(3) | 阅读全文>>

林徽因应该被记住什么----作者:钟乔

2017-10-5 7:49:16 阅读38 评论0 52017/10 Oct5

  2015年6月,阎崇年受邀为甘肃工业技术学院的学子们做《回望历史》的讲座。其间有个互动,阎崇年突然向学生发问:“请问大家知道林徽因吗?”

  会场顿时热闹了,大家争先恐后地回答。有人说到她与建筑家梁思成伉俪情深,有人说到她与诗人徐志摩的爱情纠葛,有人说到哲学家金岳霖为她终身不娶等等。

  阎崇年静静等待大家发言完毕,然后扬声说:“可是有人知道吗?她曾不辞艰辛、不顾重病与梁思成多次深入晋、冀、鲁、豫、浙等十多个省,走过190个县,实地调查勘测古建筑2700处,并协助梁思成完成《中国建筑史》。她是中国建筑历史与理论的奠基者与先驱者。另外,国徽、人民英雄纪念碑、八宝山公墓等,都是她参与设计的作品!她没有用心经营婚姻爱情,甚至她享有盛名的文学创作也只是工作之余弄的。她一生费心经营的其实是建筑事业,她所作出的杰出贡献也是建筑事业,她被人们记住的应该是她的建筑事业。不过可惜的是,人们谈论的记住的却是她的婚姻爱情,至于她的才华和学问,干脆就略去,或者当成一种别致的装饰品,这对她是多么的不公平啊。”

  现场先是沉默,继而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。

作者  | 2017-10-5 7:49:16 | 阅读(38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静 置---作者:何娴景

2017-9-30 7:39:19 阅读33 评论0 302017/09 Sept30

  软风飘吴音,竹篮幽步送芳馨,雨巷伞如荫——古镇大抵皆如此。

  这里是江南。唐人遗风,宋水依依,暮风古榕,是静之所极。

  同游人几十个,谈天说地是他们,故作恬淡融入一抹烟雨也是他们。这自是一种俗世的快乐,却难免浮躁,扰了静谧。

  窄而碧透的河面荡过一叶小舟,簇拥出一圈圈涟漪,颤颤的仿佛在心头。徐徐带过的清风吹起河边垂下的柳梢,那一抹翠色便招得游人匿入柳下,欲化成江南風物,盈盈地带着笑靥融入相片里去了。

  也并非都是这般不解风情。那小男孩大约六七岁,软软的发丝服帖地耷拉在额前,水汪汪的眼眸只喜打量,目光纯净得让人怜惜。他爱树,稚嫩的小手每每抚过途中的垂柳,悄然感受粗糙苍老的树皮。

  古镇中有棵只剩树桩的古榕,听闻是雷电击中,留得半棵苟延残喘,镇中人怜惜,便锯了树干,留下根随其幻灭。

  此刻,他数起年轮来。数年轮并不容易,因为锯齿的痕迹遮蔽了一些。俯首细察,年轮线之间的距离有差异,宽的有一厘米多,窄的也有半厘米,可见其每年的生长态势不同。我粗略一数,约八十圈,一圈圈,恍若一块石子投进池塘激起的涟漪。一道波纹,就是365天的晨雾夕阳,春花秋月。而于他,每数到十几便毫无例外地接不上,嗫嚅一阵,稚嫩的“一,二,三”便又响起在古风河畔。

  母亲仍是笑得恬淡,伸出手轻抚上孩子柔软的发丝,像是安慰:“慢慢来,别着急。”孩子抿着嘴不作声,聚精会神地继续着他的“一,二,三”。

  大部队已渐走渐远,小男孩仍是温温暾暾地数着年轮。他的母亲——一位素净的,有着白皙面庞的温婉妇

作者  | 2017-9-30 7:39:19 | 阅读(33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用羊皮纸练字----作者:李贞淑

2017-9-26 7:20:26 阅读36 评论0 262017/09 Sept26

  小儿子从美国的大学毕业后去了法国深造,为了申请研究生,他在一所著名的语言大学里学习法语。卡琳是他所在班级的法语教师。

  有一天,小儿子去卡琳家做客,发现卡琳正在让她的两个孩子练字,而她为孩子提供的纸不是普通的白纸或者打印纸,而是最高级的羊皮纸。根据自己的经历,小儿子实在无法理解卡琳的这种做法:“为一个只会乱涂乱画的孩子准备珍贵的羊皮纸,至于吗?我都没舍得用羊皮纸练字……”于是,卡琳开始耐心地向他解释。

  在法国中产阶级家庭,父母在子女婴幼儿时期便会给他们灌输一种观念——把学习当作娱乐。当孩子还在学习说话的时候,妈妈便会买触感极好的羊皮纸,然后不断地用纸来接触孩子的脸,并对他说:“你看,多么柔软,这感觉多么好。”当孩子开始喜欢上羊皮纸的质感后,妈妈便会在羊皮纸上写字,一边写字一边对孩子说:“听听笔尖跟纸面摩擦的声音,好不好听?是不是很像在听音乐?”于是,孩子便会把注意力集中在妈妈写字时所发出的声音上。一段时间后,每当孩子听到这个声音,便会露出幸福的笑容。很快,孩子会想要自己去尝试,这时,妈妈会把笔和羊皮纸都给孩子,说:“你也来试一试吧。”孩子会迫不及待地拿起笔在羊皮纸上写字。当然,孩子写出来的字肯定不太好,但妈妈会一边亲孩子的脸颊,一边温柔地对他说“你写的字真好看”之类的话。当孩子不断重复这个过程后,他就会把练字看成一项娱乐活动。

  这部分记忆一直深深地刻在法国人的脑海里,因此,在如今这个电脑打印普及的年代,法国人还是偏爱用笔写出来的字。即便在政府部门内部,书写的文件依然比打印出来的文件更受重视。

  法国妈妈不仅

作者  | 2017-9-26 7:20:26 | 阅读(36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阿米尔·汗:印度电影的变革者--- 作者:宋诗婷

2017-9-23 8:29:04 阅读42 评论0 232017/09 Sept23

  《摔跤吧!爸爸》是一部讲述摔跤手的电影。阿米尔·汗在电影里饰演了一位摔跤手,他一人饰演摔跤手19岁、25岁和55岁的三个人生阶段,没有用替身。

  导演本想让阿米尔·汗先拍青年时期的戏,但他拒绝了,他说:“如果先拍瘦后拍胖,那么电影拍完,我就没有动力瘦回去了!”

  几个月的暴饮暴食让阿米尔·汗迅速成为一个97公斤、体脂率37%的胖子。随后,等着他的是严苛的饮食控制和残酷的训练……5个月后,阿米尔·汗的体重减到74公斤,体脂率也降到9.67%。此中的艰辛,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  电影世家

  阿米尔·汗与中国的缘分比他想象中更深远。20世纪70年代,一部印度电影《大篷车》成为一代中国人的共同记忆,男女主角颠沛流离却自由自在的生活令当时中国的年轻人向往。为中国人编织这场浪漫想象的人与阿米尔·汗关系密切,导演纳西尔·胡赛因是阿米尔·汗的叔叔,而阿米尔·汗的父亲就是《大篷车》的制片人塔西尔·胡赛因。

 尽管父亲和叔叔都是当年宝莱坞最出色的电影制作人,但阿米尔·汗的父亲并不希望子承父业——在他几十年的职业生涯中,电影为他带来过金钱和声誉,但也曾让他破产、欠债,陷入困境。

  阿米尔·汗的整个童年和少年时期,都离电影很远。和站在镜头前或坐在导演椅上相比,他更愿意站在网球场上。练习网球的那些年,他几乎没有缺席过任何一次训练。

  “成为最优秀的网球运动员”是少年阿米尔·汗的梦想,优异的战绩也一度让他对实现梦想深信不疑。直到他长到18岁,身高永远地停留在1.72米,他才觉得,这个梦想似乎离自己越来越远了。

作者  | 2017-9-23 8:29:04 | 阅读(42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  王珮瑜,江湖人称瑜老板,眼里只有喜欢京剧和还不知道喜欢京剧的人。

  最近因为参加《奇葩大会》《朗读者》等真人秀节目,瑜老板和京剧得到了更多的曝光和关注。她头顶余(叔岩)派第四代传人、“梨园小冬皇”等多重光环,坐拥无数粉丝,不仅唱京剧,还传播京剧文化,将传统文化结合现当代的方法重新进行传播,堪称当今京剧坤生(女老生)第一人。

  1992年,王珮瑜14岁,那时上海戏校时隔十年再一次开京剧班,她参加了戏校的统一考试,成绩优异却无法通过,原因是新中国成立后专业戏校没有培养过女老生,考委会不敢冒险。珮瑜得知后,写下一封信:“喜爱京剧,我心已决,要将自己的一生献给京剧事业。”

  之后她的母亲带信去了上海,在文化局门口静候了三小时,终于见到当时上海文化局局长马老师,得到校方回复。从此珮瑜成了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位破格招收的女老生。

  珮瑜不是出生在传统的梨园世家,从小也并非是戏迷,却对艺术有着极高的天赋。

  珮瑜的外公与舅舅是票友,常与她说起京剧事,她八岁唱评弹,九岁受邀为电视纪录片配乐,11岁由舅舅指引开始学唱京剧,由老旦入行,并且火速凭借《钓金龟》获得江苏省票友大赛的第一名。

  除此之外,她的母亲,也是珮瑜走上京剧之路的催化器。她是在母亲高压和棍棒下长大的。考了99分要打,唱得不好、不努力要打,妈妈不遗余力地跟她说:你这辈子只许成功,没有失败。

  母亲的高压,让王珮瑜对于奔赴上海远离苏州兴奋不已。从1992年到2001年,有着她对京剧系统的学习以及名师的指导,还伴随了她整个青春的回忆。

作者  | 2017-9-21 8:07:17 | 阅读(45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“温顿列车”----作者:陈墨

2017-9-6 7:52:13 阅读45 评论0 62017/09 Sept6

  除了一不小心活到了105岁,尼古拉斯·温顿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异于常人的地方。可在旁人看来,从纳粹手中救走669个孩子,这事好像没那么容易被忽视。

  近70年过去了,这些“温顿儿童”及其子孙,约有6000人因温顿而得以存活于世。

  这位“拯救了一代捷克犹太人”的英雄被誉为“英国辛德勒”,英国女王封他为爵士,捷克总统亲自为他授予了捷克共和国的最高荣誉“白狮勋章”,被他所救的“孩子们”把他视为亲生父亲,伦敦和布拉格车站立着他的雕像,太空中甚至游荡着一颗捷克发现并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小行星。

  1938年,当英国首相张伯伦兴高采烈地挥舞着《慕尼黑协定》“把和平带回英国”的时候,德国犹太裔移民温顿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:“我比大多数人,特别是比那些政治家更清楚德国正在发生什么。”当时29岁的股票经纪人尼古拉斯·温顿受朋友之邀,新年前夕临时取消去瑞士滑雪度假的计划,改道前往布拉格。

  25万刚从德军占领的苏台德地区逃出来的难民,挤在这座被战争阴云笼罩的城市里。很多犹太父母自知难逃厄运,想用最后一点力气把孩子送到安全的地方。

  当历史的列车向着脱轨的方向一路疾驰时,“温顿列车”悄悄启动了。

  温顿成立了专门负责救助儿童难民的办公室,从早到晚接待前来登记孩子信息的犹太家长们,而后马不停蹄地游说各国当局接收这些孩子。只有英国同意接收这些小难民,但要求温顿必须为每个犹太儿童在英国找到愿意收养他们的家庭后,政府才会同意颁发签证。

  “这些犹太难民儿童是希特勒的眼中钉。我决定试着帮他们办理前往英国

作者  | 2017-9-6 7:52:13 | 阅读(45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查看所有日志>>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广东省 广州市

 发消息  写留言

 
博客等级加载中...
今日访问加载中...
总访问量加载中...
最后登录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

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