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黛璟的博客

岁 月 点 滴

 
 
 
 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
比赛时为什么喊“加油”----作者:陆碌碌

2017-5-26 7:51:54 阅读15 评论0 262017/05 May26

  除了四川人会在赛场上喊“雄起”之外,“加油”几乎是汉语里不二的比赛助威词。关于它的起源,有多个故事版本。

  “加油”从字面上看,好像是给汽车加油的意思,至少是与汽车有关。其实这样的想法还真有对应的传说。

  传说1907年世界汽车拉力赛中,经过几个回合的激烈竞争,当意大利法拉利车队的5号车离冠军仅一步之遥的时候,突然熄火,停了下来,观众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。这时,被誉为“赛车之父”的恩佐·法拉利先生连忙问身边的助手“为什么会突然熄火”,助手称:“大概是耗油太多,赛车没有油了”。于是,恩佐·法拉利先生大怒大叫:“你们……加油……”。四周的观众一听,以为这是恩佐·法拉利先生对自己车队的一种鼓励方式,于是也跟着大喊“加油、加油……”。自此以后,“加油”便成了赛车场上对赛车手的一中特殊的鼓励方式。后来,随着体育运动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喜爱与关注,为赛车手“加油”的这种独特方式渐渐沿用到其他比赛场上,成为观众为参赛选手呐喊助威的全世界流行方式。

  当然,这个故事漏洞百出,恩佐·法拉利的年龄就是漏洞之一:他1898年出生,1907年才9岁。

  还有一版本认为该词自东北大学流传出来。但东北大学建校于1923年,在此之前,另一个学校已经在说“加油”了。这里的加油不是给汽车“加油”,而是给饭菜“加油”。

  在1921年的清华大学校刊上,刊载了《借(加油政策)提倡公共作业底流毒》一文,文中称“「加油」这两个字,是清华同学中的Slang(俚语)”。

  尽管从这一记载还无法看出清华学生当时说“加油”的用意

作者  | 2017-5-26 7:51:54 | 阅读(15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有菊花开---作者:谷煜

2017-5-22 7:26:25 阅读26 评论3 222017/05 May22

  秋天,天静远得让人如同在半空的云絮中,飘啊,飘。

  木格窗户,洁白的纸,阳光笑眯眯地,透过它们,落在散发着肥皂香的方格床单上,仿佛浸了墨的山水画,铺满了整个土炕。我便常常趴在这山水画上看花,窗台上,有妈妈种的菊花。

  邻居家的院子里,没来由地长了一地菊花,自生自灭着。每每秋凉之后,干枯了的菊,便被当柴烧了。妈妈看着,心疼。也因为喜欢,便和人家讲要移栽一些来种,人家自然是高兴的,给菊花找了个好去处,何乐而不为呢?

  妈妈把裂了缝的瓦盆,清洗干净,细细地装了土,将花种上,放在窗台上。叶子绿绿的,有着细细的锯齿,每一枝都直立着,仿佛扬眉吐气了般。当然,还没有花骨朵,它们还藏在哪个角落不肯露头呢。但这,依然抵挡不住那份生机盎然,小小的土屋,立刻蓬荜生辉起来。

  那时,我们的土房子很小,却总被妈妈收拾得清清爽爽的。我们的心情,也异常开心起来,天天盼着花儿开。

  来串门的婶子大娘们,嘻嘻哈哈笑着:“哈,看,莹的娘,还种花哩!”

  妈妈听了,便笑。

  在那个贫瘠的年代,她们眼里,能种好地,填饱肚子,把家务收拾停当,已然是很好的事情了,哪里还有什么闲情逸致来种花呀?

  可是,妈妈爱花。

  冬天刚过,天气变暖,妈妈便开始在地里劳作了。和妈妈一样早的,还有一些不知名的野花,它们也早早地钻出了头,趁着春风摇摆着。妈妈笑着将它们请回家,插在路边捡回的玻璃瓶里,放在堂屋桌子上,不几日,便有星星点点的花,眨着眼睛,笑啊笑的。

  妈妈回家,忙着做饭,不时抹一把汗,也冲着它笑。

作者  | 2017-5-22 7:26:25 | 阅读(26) |评论(3) | 阅读全文>>

在岁月转弯处我只看到美---作者:鲁先圣

2017-5-18 7:27:47 阅读35 评论0 182017/05 May18

  成熟不是心变老,是泪在打转,却依然微笑

  - 1 –

  在一次笔会上,有人得了一张画。可他感觉那幅花鸟画的空白处太大,就对我说:“您是书法家,请您在空白之处再写一首诗吧。”我对他说:“收藏字画,要学会读画,观察欣赏一幅画,要懂得除了看画家的一幅画神韵不可或缺的部分,还要看留白,留白往往是一幅画神韵最见空灵的地方,最明媚阔朗之处。”朋友点头同意。

  画家这幅画本来是很空灵的,如果我在那空白处写一首诗,画就真的废了。人生也是这样啊,如果我们把自己的一分一秒都填满,我们哪里还有时间检讨和思索,而人生的智慧,不正是我们在岁月空白、转弯处思索的结果吗?那些人生的空白之处,也恰是我们的智慧之所啊。

  - 2 –

  我们常常说到遇见,说到机缘,想到“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”,这是说人生当中的相遇是多么重要。以《哥德巴赫猜想》《地质之光》《祁连山下》《生命之树常绿》等名篇享誉文坛的散文家徐迟先生,讲过他青年时代的一段经历。1932年1月,刚刚20岁的徐迟入燕京大学借读,而此时,已经以诗集《繁星》、小说集《超人》驰名,在文坛声誉鹊起的冰心恰好任教燕京大学。

  徐迟动情地回忆说,那时候,冰心先生开了一门叫作“诗”的课,一周上一个小时,讲英国的浪漫主义诗人雪莱和拜伦,也讲湖畔诗人华兹华斯和柯勒律治。当时,漂亮年轻的冰心刚刚生下第一个孩子,她每次上课,都推着一辆婴儿车,腋下夹着一本精装的英文诗选集,在燕山大学的校园小路上,在未名湖畔的林荫下,哼着儿歌,轻轻地从宿舍走向教室。徐迟先生说,这景象,毫无疑问,是当

作者  | 2017-5-18 7:27:47 | 阅读(35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疏影---作者:路来森

2017-5-14 7:33:25 阅读34 评论0 142017/05 May14

  陈与义《临江仙》:“杏花疏影里,吹笛到天明。”意境大好。那“疏影”二字,斑驳陆离,摇曳生姿。

  春天里,杏花开时,枝条上,叶片大多尚未长出;纵然长出,也只是簇在那儿,难以夺人眼目,所以,树枝上,就只是一串串的杏花,兀自地开着。

  春夜,月光清寒,照在杏枝上,影子投落在地,自是疏疏落落。

  笛声如风,风摇影动;笛声漫过杏林,在每一根杏枝上流淌,在每一朵杏花上颤动。杏花上,颤动的是笛声,也是吹笛人的寂寞;笛声和寂寞,都变成了地面上的疏影;疏影里,洇開的是吹笛人满怀的思绪,或愁绪。

  那一个杏花夜,吹笛人,衣带飘飘。

  其实,“疏影”二字,于春天里,最可描绘的倒不是杏花,而是梅花。

  梅花,俗称“干枝梅”,梅花开时,纯然是花,连一枚叶芽也没有;而且,梅花也不似杏花那般,开得繁密。一朵,一朵,疏疏离离。

  每一朵花,都开出一份性情的“孤傲”。

  春天的那个时节,什么花都没有开,只有梅花开着,淡定、从容,连孤傲也是一份从容、淡定的孤傲。

  “疏影横斜水清浅,暗香浮动月黄昏”,一株老梅,临水而放。梅在岸边,梅在水中;月在天上,月也在水中;在水中的,是梅影,是月影,或许还有赏梅人的身影。实中有虚,虚中有实,虚虚实实间,浮漾的是清冷的梅香。

  有人站立梅树边,看月黄昏下,梅影横斜,月影婆娑。那人就是“梅妻鹤子”的北宋诗人林逋;他长身玉立,或者长髯飘飘,梅香疏影里,演绎一份孤傲,也演绎一份野逸。

  疏而逸,是人的性情,也是梅花的性情。“疏影”于梅,最是写意。

作者  | 2017-5-14 7:33:25 | 阅读(34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日子,不辜负---作者:向墅平

2017-5-9 7:16:09 阅读41 评论0 92017/05 May9

  1

  日子,像萬花筒。望进去,七彩斑斓,美不胜收。

  日子,也像厨间菜。做出来,麻辣咸淡,风味不一。

  只是,每个人,会用自己的眼光,选择自己喜欢的日子里的色彩。每个人,会凭自己的厨艺,做出自己偏爱的日子里的风味。

  2

  有人喜欢一家子聚居的日子。

  日子里,飘逸的,满是烟火暖暖的气息。敲响锅碗瓢盆的节奏,和着嬉闹吵嚷的配乐。

  有人偏爱一个人独处的日子。

  日子里,漫浸的,尽是孤单凄清的味道。与自己淡淡对酌,与明月凛凛对望。

  3

  勤勉不辍,跃马扬鞭,被鸡血打满的日子。

  这是用力打造的日子。日子里,写满励志式的传奇。每一寸光阴里,都闪烁着英雄的光辉。

  疲弱无度,碌碌无为,被狗血淋湿的日子。

  这是无力经营的日子。日子里,充斥无可救药的颓废。每一寸光阴里,都爬满懦夫的呻吟。

  4

  采菊东篱下。剪烛西窗前。诗意流淌的日子。

  有心人,匠心独运,善于将每一个看似平凡的日子,雕刻得美轮美奂,魅力四射。

  几分凌乱。几分狼狈。一地鸡毛的日子。

  无心人,苟且度日。不幸将原本庸常的日子,糟蹋得琐碎不堪,乏味至极。

  5

  用情浇灌的日子。柔软而饱满,温馨而甜美。

  冷暖共知,惺惺相惜。或晨昏相拥,或两地相思。日子里,透着无以言说的温暖与感动。

作者  | 2017-5-9 7:16:09 | 阅读(41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遇见颜色,白云山川都温柔----作者:小九

2017-5-7 9:05:46 阅读38 评论2 72017/05 May7

  他们是知名插画师,用水彩构建出了一个世界,这世界和青春有关和爱有关和孤独有关……每一幅画都安安静静的,当你在机缘下和其悄然相见,就会在其中看到白云山川的温柔,有风吹拂,有雨浸润,有情抽长。

  LOST7:插画家、绘本作者。喜欢收集情绪,包括自己、身边的朋友、穿梭于城市里的陌生人,最后把它们定格在画里。假如你停留在某张画里许久,那说明我们曾经有相似的感受,也希望它能给你带去短暂的温暖。

  在这个小小的星球上,我们每个人都曾经历过或正在经历彷徨、孤单、无助的时光:一个人吃饭,一个人去超市,一个人逛公园,一个人看电影,一个人面对生活的所有刁难,寂寞或痛苦都无人分享,心底的声音无人倾听。可是,正是这些兀自成长的孤单日子,让我们变得更加勇敢、坚强、值得信任。我们学会独处,安于寂寞,能照顾好自己。也要相信,这个世界上总会有你最渴望碰到的人出现,总会有最贴心的朋友陪伴你。

  阿梗:漫画家,版画家,插画家,喜欢画画、旅行、刺绣、烹饪、阅读、看电影。作品或彩色或黑白、或简单或纷繁、或浓艳或淡雅,无一不展现出她精致细腻的线条、柔和雅致的色彩以及天马行空的想象力。

  回忆似一颗糖,放在口袋里,沾染了尘封的气息——宽大的校服、堆积如山的复习资料、那个总是触不到的他……在林晓路踮脚张望的时光里,有多少属于你的回忆?青春,很多时候说不清楚是什么味道,你的或我的,深藏很多情谊下的小秘密,长大之后秘密不再令人羞涩,一笑之后仍留存了一些酸酸甜甜,于是封存起来,放入口袋。

  win.tam:时尚摄影师,插画师。作品文艺、前卫、细腻、大胆,以自己对青春、时尚、文艺独特的见解和创作吸引了一大批粉丝,深得业内人士的好评。

作者  | 2017-5-7 9:05:46 | 阅读(38) |评论(2) | 阅读全文>>

面对钟表--- 作者:杨其蒙

2017-4-29 7:26:05 阅读47 评论0 292017/04 Apr29

流动的心语

2016年03月08日 14:04 作者:杨其蒙 来源:《思维与智慧》  

0 Comment

  面对钟表

  时钟每天转了一圈又一圈,每当从睡梦中醒来,我的心好凄惶,像破碎的船儿漂浮在水面,像将死的蝶扑闪在风里。眼前又见晚霞满天,又见倦鸟归还,我不禁泪水涟涟。

  这一天天,我到底做了些什么呢?日出东方,日落西山,桂树总是刻下不朽的记忆,枝叶晃动出婵娟那婆娑的裙裾;候鸟总是追逐不老的春光,用翅膀浸染着殷红的鲜血抒写坚强的丽句。但是,在我年轻的夜空里,何曾有过几道灿烂的光迹?

  人生这幅图画,聪明的你将如何描绘呢?落花问过,流水问过,匆匆飞去的燕子也问过,但我依旧手足无措,无法理解它们智慧的无言回答。

  有人曾沧桑地唱道:痛苦和美丽留给孤独的自己,未知的旋律又响起。是否我真的一无所有,黑暗之中沉默地探索你的手;是否我真的一无所有,明天的我又要到哪里停泊。

  难道我真的要踏上如此无奈、如此惨淡的路途吗?难道我的大志都只能立在嘴上飞溅的唾沫里吗?难道自己的所有抱负都只能悄悄地长在缥缈的梦里吗?

  不能,不能,这不是我要的生活。有一个声音对我说,消沉不能把问

作者  | 2017-4-29 7:26:05 | 阅读(47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生命如草润细物----作者:吴晓波

2017-4-29 7:21:58 阅读35 评论0 292017/04 Apr29

  激进与保守,革命与改良,实乃百年来中国知识精英的两条路线选择,其间鸿壑百丈、鲜血翻滚。张謇以南方文人领袖之身份下海经商,五年而办成全国最大的纺织工厂,后来又参与推动公司法和商法的法制化,在改朝换代时,务求和平过渡,其人其事,在近现代国史的很多章节中无法绕过。

  张謇多有名言留世。他曾说:“一个人办一县事,要有一省的眼光;办一省事,要有一国之眼光;办一国事,要有世界的眼光。”

  又言:“天之生人也,与草木无异。若遗留一二有用事业,与草木同生,即不与草木同腐。故踊跃从公者,做一分便是一分,做一寸便是一寸。”

  “文革”时期,在去世整整四十年之后,张謇墓被当地红卫兵粗暴砸开,张绪武的二姐就在现场。棺木打开,张謇肉身已腐爛,陪葬之物竟无一金银,只有一顶礼帽、一副眼镜、一把折扇,还有一对铅制的小盒子,分别装着一粒乳牙、一束胎发。

  富贵不测似浮云,生命如草润细物。如是而已。

作者  | 2017-4-29 7:21:58 | 阅读(35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垃圾筐成就“劳斯莱斯”----作者:张军霞

2017-4-25 7:13:05 阅读41 评论0 252017/04 Apr25

  1908年,一个名字叫摩尔·匡威的小伙子,在美国麻省春田市创办了一家制鞋厂,当时主要生产篮球鞋。为了做出质量过硬的鞋子,匡威对雇佣来的工人给出比别的工厂高出许多的薪水,要求他们在保证质量的同时,尽可能提高工作效率,并为此制定了详细的奖惩制度。

  匡威每天到车间去巡视,发现工人们制鞋产生的废料,乱糟糟丢得满地都是,他就让助手买来一百多个大号垃圾筐,一一摆在工人们的工作台下面。等到傍晚收工时,工人都要把垃圾筐交上来,再派专人拿去称重、记录数据,天天如此。工人们不喜欢回家的时间被拖延,对这项特殊要求不满意,私下里议论纷纷,说老板想钱想疯了,难道打算从垃圾里翻出金子来吗?匡威对这些嘲笑置之不理,坚持让工人每天交垃圾。

  两个月之后,匡威召集大家开会,当众给10名工人每人发放了一笔丰厚的奖金,又宣布了10名将要被扣发部分工资的工人名单,另有5名工人则结算完当月的工资,直接被辞退了。工人们议论纷纷:大家每天在同样的时间和地点工作,为什么奖罚不一?

  这时,匡威拿出每天统计垃圾得来的数据,道出了事情背后的秘密。原来,匡威派人分析了工人上交的垃圾,根据它们的材质、重量来计算,很快就得出结论,有些工人干活又好又快,并且尽可能废物利用,被他们丢弃在垃圾筐里的是真正的废料,这样的工作理应得到奖励。大多数工人工作效率一般,丢弃的垃圾里有部分可以重新利用的材料,只要对他们稍微提醒一下就可以。只有情况比较严重的几个人,要通过扣发部分工资来惩罚一下。最后,还有几名工人,干活时只图快,浪费了大量材料,这种只顾自己賺钱而不考虑团体利益的人,直接被炒鱿鱼了。工人们听完这番解释,个个心服口服,从此工作时更加小心谨慎,努力在节约成本的前提下做得又快又好。

作者  | 2017-4-25 7:13:05 | 阅读(41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成长如花,欣欣向荣----作者:何赟儿

2017-4-21 7:16:32 阅读45 评论2 212017/04 Apr21

  马踏红尘,时光荏苒。转眼间,我从牙牙学语的孩童长成了正值花季的少女。这一路,花开了几季,又谢了几季。花香飘散了几轮,又湮没了几轮。成长也如这交替的花香,有起有伏。而她们,便是我成长路上最娇艳的花,奇迹般从未凋零,清香萦绕,伴我成长。

  雏菊

  她与我一直是同窗,从幼儿园到小学,到初中,再到高中。她是我的青梅,我是她的竹马,我们一起长大。我曾将时间压缩,仿佛又回到遥远的孩提时代,我们相知的过程一一重现。

  还在幼儿园的时候,我的体质很差。长时间的体弱多病让我经常缺勤。于是绝大多数同学与我不相熟,也没有一个愿意同我一起玩。我人小心气大,他们不带我玩,我便也懒得与他们开口。此后,每当同学们三五成群地嬉笑、打闹时,我只静静抱一本图画书,坐在角落里,像是要和世界生生隔绝开一般。长此下去,可能连老师都会不喜欢我。

  而那时的她,算得上是全班最受欢迎的小朋友。她从小就长得漂亮,加上多才多艺又待人和善,同学们都乐意与她打交道。她仿佛是班里每个小朋友膜拜的对象、每个家长眼中的“别人家的孩子”。她是灿烂的、耀眼的,就像是盛开的小雏菊,有着太阳一般明媚的样子和温暖的颜色。

  那是一个似乎格外美丽的早晨。好像是夏天,又好像是冬天,更好像是秋高气爽的日子。我一如既往地躲在角落里看书,她却悄悄走过来,悄悄拍拍我的肩。她的声音柔柔的、糯糯的,像三月的风,又像六月的雨。她满含笑意地说:“嗨,一起来玩吧。我很想和你做朋友。”

  像是受到了触动似的,我猛然抬眼,狠狠地点了点头。

  从此,她带着我玩耍

作者  | 2017-4-21 7:16:32 | 阅读(45) |评论(2) | 阅读全文>>

沉浸在阅读中的人们---作者:史蒂夫~麦凯瑞

2017-4-17 7:24:28 阅读43 评论0 172017/04 Apr17

  “读书人很少会感到寂寞或无聊,因为阅读能给予人庇护和启迪,”保罗·泰鲁在新书《Steve McCurry:On Reading》中写道,“这种智慧有时是显而易见的。在我看来,一个正在读书的人的脸上总是会散发出某种光芒。”这种光芒贯穿于整个读书行为中,不管这个读书人是意大利博物馆里垂头沉思的老妇人,还是喀布尔大街上专注认真的小摊贩。玛格南图片社摄影师史蒂夫·麦凯瑞花了40年时间在世界各地拍摄了一批关于阅读的照片,从侧面向我们展示出印刷世界的魅力。

  麦凯瑞的照片告诉我们,世界上还有许多人喜欢纸质书籍甚于智能手机。黑塞在1930年曾说:“我们不必害怕未来书籍会消失。相反,其他的发明创造带给人的娱乐和教育形式越多,书籍就越能赢回其庄严神圣的权威地位。因为即便是最醉心于用娱乐化手段取得进步的人,也不得不承认,寫作和书籍的功能是永恒的。”

作者  | 2017-4-17 7:24:28 | 阅读(43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美国:地铁是移动的地下图书馆

2017-4-16 8:22:59 阅读38 评论0 162017/04 Apr16

  对纽约人来说,匆忙的生活中总能挤出一些零散的时间来看书,而最好的地方就是地铁。在地铁里,很多人喜欢手捧一本书安静阅读。无论是小孩、妇人、上班族、学生、老人,不管旁边是否有人,不管是站着还是坐着。纽约的地铁本来速度就不算太快,且不能上网和接收手机信号。习惯了快节奏的纽约人,总要想点事情来填满这个时间,而看书就成了最好的选择。

  22岁的模特托马斯小姐是典型的一心多用者,她说:“我不管是被挤在门边,还是有一个座位,总是边听音乐边读书,阅读让我身心放松,音乐也会辅助我产生一种融入故事中的情绪。”地铁过道里,女演员阿亚拉一边对着剧本记台词,一边努力练习各种姿势。这位45岁的妇女对这样做没有不好意思:“我只是做我该做的事,别人也许会看我,但我需要排练。”21岁的瓦拉斯是爱荷华州格林耐尔学院的一名学生,常用乘地铁的时间读写:“坐地铁的时间是完全属于你自己的,没有任务,没有阻碍,虽然你旁边都是人,但他们都很宽容,你可以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。”

  地铁里的小读者时代广场站台上,一群5~8岁刚参加完夏令营的孩子精疲力竭地在等车。地铁驶进站,老师立即让孩子们上车:“准备好自己的书。”教会规定,参加特瑞蒙特夏令营的孩子们如果在地铁上找到座位,就必须读书,训练自己短时间内读书的速度(20分钟),并用日记记下他们阅读的进步。

  一位叫做本哈伊姆的女孩从2012年起,开始用镜头记录纽约地铁里那些读书的人,小孩、老人、上班族、滑板少年,无一例外都在悶头看书。本哈伊姆也会去询问或观察他们看的书名,并放在她的网站上,而网站就叫做“纽约地下图书馆”,网站定位是“大家来抓拍地铁里读书的人并上传”。有的人被她多次拍到,认出她时还会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。

作者  | 2017-4-16 8:22:59 | 阅读(38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查看所有日志>>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广东省 广州市

 发消息  写留言

 
博客等级加载中...
今日访问加载中...
总访问量加载中...
最后登录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

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