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黛璟的博客

岁 月 点 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创造出“阿尔法狗”的青年---作者:佚名  

2016-08-31 07:45:00|  分类: 点点滴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创造出“阿尔法狗”的青年---作者:佚名 - 黛璟 - 黛璟的博客

  2015年10月下旬,谷歌旗下的Deep Mind公司创造的“阿尔法狗”(Alpha Go)围棋程序,击败了人类职业选手、欧洲冠军樊麾,这一消息震撼了聚集在东亚的围棋圈。

  在以4∶1战胜李世石后,“阿尔法狗”持续引发人们的关注。对于创造出“阿尔法狗”的Deep Mind公司来说,输掉一盘棋并不是什么坏事,他们反而很高兴终于有人发现了“阿尔法狗”的弱点,以帮助进行改进。“阿尔法狗”的强大,已经在与人类棋手的对弈中展现得淋漓尽致,这真是一个伟大的成就。如此了不起的人工智能程序,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把它创造出来的呢?考察一下德米斯·哈萨比斯(Demis Hassabis)——这位Deep Mind公司创始人的经历,你会发现,这并不是一件偶然的事。 

  德米斯·哈萨比斯,一个天才少年

  1976年的伦敦北部,哈萨比斯诞生在一个有希腊-塞浦路斯混血的父亲和华裔新加坡籍母亲的家庭中,是3个孩子中的老大。4岁时,他就对国际象棋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;8岁时,他编写了自己的计算机游戏;13岁时,他的国际象棋达到了大师水平,在一次欧洲比赛中,仅输给了一代名将小波尔加;17岁时,他作为主力程序员,开发了最早包含AI的游戏之一——《主题公园》;20岁从剑桥大学获得计算机、科学双重一级荣誉学位;不久之后,他创办了自己的开创性视频游戏公司Elixir;从游戏界退出后,他回到科研领域,在海马体和情节记忆方面进行了开拓性的学术研究;随后他创办了Deep Mind公司,迄今为止,他在人工智能领域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奇迹。

  以上还只是哈萨比斯惊人履历的一部分,像保持着蝉联5届脑力奥林匹克运动会全能脑力王的纪录这样的成就,还塞不进他的简历之中。毫无疑问,哈萨比斯是一个天才少年。

  人工智能一直是他的终极目标 

  象棋神童、天才游戏程序员、神经科学专家、人工智能“大拿”,对哈萨比斯而言,这些身份有着深刻的逻辑一致性。

  我们很容易就能发现,哈萨比斯的履历与游戏有很大的关系,但这并不纯粹是因为他爱玩。从一开始,他选择开发的游戏就与人工智能有密切的关系。他开发了《主题公园》游戏软件——这是一款20年前风靡一时并极受好评的游戏,游戏有很强的自由度和乐趣,非常强调智慧。他意识到如果继续发展人工智能,那么人工智能将发挥巨大的作用。随后他还参与开发了著名的《善与恶》游戏软件,也是以人工智能为主题的游戏。这款游戏采用了强化学习技术。他还认为,这是到目前为止游戏中最复杂的人工智能应用案例。

  但是后来,哈萨比斯退出了游戏界,毫无疑问,这是游戏界的重大损失。而对于人工智能领域而言,则迎来了技术上的革命者。

  为解决人类重大问题而研究AI

  创办Deep Mind公司后,哈萨比斯以另一种方式回归到游戏领域,即用神经网络和深度学习的方式来训练AI玩游戏。在哈萨比斯看来,这是研究人工智能技术的捷径。不管是用AI来玩《雅达利》小游戏,还是开发“阿尔法狗”来挑战古老的东方智慧游戏——围棋,都是Deep Mind公司研究范围内的事情,其目的就是让机器学习技术,让机器自己学会并精通某件事情。“阿尔法狗”的下一个目标是抛弃所有的已知围棋知识,从零开始,自己跟自己下,看看能发展到多高等级、能玩得多好。

  但玩游戏或下围棋并不是Deep Mind公司真正的目的,他们希望将这些技术应用于重要的现实世界的问题上,比如气候建模或是复杂病症分析,他们已经跟英国卫生部门进行了合作。

  这正是一个伟大公司的表现——关注人类的重大问题,对科技的无限可能性展开追求。相比之下,我国的科技企业都过于关注应用层面和营收层面了。

  哈萨比斯代表了欧美科学家、工程师身上的气质

  哈萨比斯对围棋的兴趣,源自大学时期。他曾在剑桥大学的一个高水平围棋社团里学习围棋,并很快沉迷其中。但是因为忙于电脑方面的工作,他没有足够的时间去练习,围棋技艺仅停留在业余一段水平上。不过,这并不妨碍他喜欢围棋。

  这是围棋在欧美传播的一个典型案例。欧美有几十万人喜欢围棋,集中在大学和科技界,他们的围棋水平远远不如把围棋当作竞赛或者消遣的东方人,但他们对围棋中反映的博弈、数学等问题有极大的兴趣,这正是欧美科学家和工程师身上特有的“极客”特质。正是这样的特质,让他们往往能够在很多重大问题上取得突破。

  这些“极客”特质不会给人留下类似“书呆子”的印象。哈萨比斯在其他方面的爱好也非常广泛,他是利物浦足球队的“死忠粉”,也看村上春树的《1Q84》,听莱昂纳德·科恩带有诗意的歌曲,看《星际穿越》,并且玩各类桌游和得州扑克。在他看来,生活与工作是互生共存的,业余兴趣上的口味和投入能“反哺”到工作之中。

  在企业发展方面,哈萨比斯同样有着强大的能量。他估计自己花费了至少和思考算法一样多的时间,来思考Deep Mind的运转效率,并说:“这家公司调和了最好的学术圈与最激动人心的初创企业,拥有令人难以置信的能量来为创造力和成就助力。”

  或许,以上就是哈萨比斯和Deep Mind公司能取得如此成就的部分原因吧。

  在“阿尔法狗”的缔造者哈萨比斯身上,我们能看到很多欧美工程师身上的一些气质。而中国人在这方面是非常缺乏的,这不仅仅是体制问题,更多的是文化观念方面的问题,而这些都是非常值得我们深思的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