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黛璟的博客

岁 月 点 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有菊花开---作者:谷煜  

2017-05-22 07:26:25|  分类: 生活品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有菊花开---作者:谷煜 - 黛璟 - 黛璟的博客


  秋天,天静远得让人如同在半空的云絮中,飘啊,飘。

  木格窗户,洁白的纸,阳光笑眯眯地,透过它们,落在散发着肥皂香的方格床单上,仿佛浸了墨的山水画,铺满了整个土炕。我便常常趴在这山水画上看花,窗台上,有妈妈种的菊花。

  邻居家的院子里,没来由地长了一地菊花,自生自灭着。每每秋凉之后,干枯了的菊,便被当柴烧了。妈妈看着,心疼。也因为喜欢,便和人家讲要移栽一些来种,人家自然是高兴的,给菊花找了个好去处,何乐而不为呢?

  妈妈把裂了缝的瓦盆,清洗干净,细细地装了土,将花种上,放在窗台上。叶子绿绿的,有着细细的锯齿,每一枝都直立着,仿佛扬眉吐气了般。当然,还没有花骨朵,它们还藏在哪个角落不肯露头呢。但这,依然抵挡不住那份生机盎然,小小的土屋,立刻蓬荜生辉起来。

  那时,我们的土房子很小,却总被妈妈收拾得清清爽爽的。我们的心情,也异常开心起来,天天盼着花儿开。

  来串门的婶子大娘们,嘻嘻哈哈笑着:“哈,看,莹的娘,还种花哩!”

  妈妈听了,便笑。


 

  在那个贫瘠的年代,她们眼里,能种好地,填饱肚子,把家务收拾停当,已然是很好的事情了,哪里还有什么闲情逸致来种花呀?

  可是,妈妈爱花。

  冬天刚过,天气变暖,妈妈便开始在地里劳作了。和妈妈一样早的,还有一些不知名的野花,它们也早早地钻出了头,趁着春风摇摆着。妈妈笑着将它们请回家,插在路边捡回的玻璃瓶里,放在堂屋桌子上,不几日,便有星星点点的花,眨着眼睛,笑啊笑的。

  妈妈回家,忙着做饭,不时抹一把汗,也冲着它笑。

  忽然,一屋子的笑,便花枝乱颤起来。

  放了学,飞奔回家,一进屋,便惊叫:“妈妈,开花了呢!”

  再去吃那难啃的窝窝头,竟也是奇异的香哩!

  苦苦的日子,我却不觉得苦。

  多数的时候,妈妈摘回来的,是野菊花。它们不娇气,见了土地就生根,长叶,开花。河畔,沟边,田埂边,到处是它们的身影,白的,黄的,天地之间,和着微风,开啊开,是对这世界的懵懂,更是对这世界的热爱。像乡间的女子,清秀秀的,抬头看天,低头劳作,抿一把头发,微微一笑,清苦的日子,总会在这期盼里有繁茂起来的一天。

  我便常常在这菊下,读书,写字,发呆,帮妈妈做手工,听她讲他们过去的事情……等着花开。

  “秋菊能傲霜,风霜重重恶,本性能耐寒,风霜其奈何?”

  读到陈毅元帅这首诗的时候,我是这么的兴奋,好想告诉同学们:我家有菊花哩!

  放学一路小跑到家,问妈妈:“您喜欢菊花,是因为它坚贞的品性吗?”

  坚贞的品性,是在课堂上第一次听到老师讲到的词语,那么动听,却又有些震撼,如裂帛般,震荡着我小小的心。我当然要讲给妈妈。

  妈妈听了,稍稍一愣,笑了:“丫头,菊花是好东西哩,晒干了泡水,清火。装了枕头,还能睡个好觉呢!不过倒也是,它不挑不拣的,总是能开花,咱的日子,也能开花哩!”

  妈妈粗糙的大手,拍拍我的肩头,暖暖的,温热了我贫瘠的少年时光。

  深秋的时候,菊花怦然开了,黄灿灿的,每一条细长的花叶,都极力地伸长,再伸长;向上,再向上。硕大的菊花头,自然是比在邻居家院里开得更随性,更热烈,一副天地无边、广阔无垠的样子。她,是要报答母亲的喜欢吗?

  灰黑的土房子,因了这盆菊,有着无法掩饰的生动。

  妈妈喜滋滋地将它分了枝,竟也生根发芽,吐出了花骨朵。

  不是花中偏爱菊,此花开尽更无花。但在妈妈这里不是的,冬天的土屋暖暖的,菊花兀自放心地长着。

  初冬,渐渐有了小雪。飘飘洒洒地在小院子铺了薄薄的一层,窗台上的菊花,反倒是更艳了,黄得彻底,白得纯粹,它们遥相呼应,是要给这小院,给这严冬,添上一笔浓墨重彩吗?

  萧条的冬啊,你还有什么理由不温柔呢?

  妈妈在菊旁和邻居们聊着天,纳着鞋底,来年开春,我们便可以穿着新鞋上学去了。

  那个高高大大的男孩来找我,美其名曰借书的。其实,我知道,他是有几分喜欢我的吧。可是,我却这么自卑,自卑到只能努力学习,用优秀的成绩来掩饰自己的慌张。

  妈妈微笑着,让我们俩去看菊,并不相扰。请他到小屋来看菊。菊开得正傲,到处都是菊花的清气。

  他惊叹:“好大的菊花啊!”

  “是呢,妈妈种的。妈妈说,养了这么长时间,也该开花了!她要是不精心,怎么会开花呢?”

  他点点头,很认真的样子。

  多年之后,那男孩事业有成,打电话问候妈妈,然后和我说:“当年,我从未看到过那么好的菊花,那么好的阿姨。如果没有好心的阿姨,也许,我就没有今天的样子了……”

  妈妈听了,笑:“我哪里想那么多,只是觉得,连菊花都知道憋足了劲地开花,何况你们这些懂事的孩子……”

  菊花开开落落,催白了妈妈的头发,当然,也催开了母亲日益丰饶的日子。阳台上她种的菊花,各色,各形,婆婆娑娑。但唯独那黄的花,黄的蕊,分外温暖,分外亲近。花蕊之间,总能依稀看见透过窗棂的阳光,秋天的云,纯粹地,安静地,飘啊,飘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)| 评论(3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